Q男士與X女士見面的第二天,跛足女士從那窗口與Q男士「邂逅」之後,奇蹟突然發生了。先是覺得有幾隻螞蟻在腿子上咬,後來也不知哪來的勁,居然一下子就拄起雙拐,搖搖晃晃地走出門去了。她是否聽人說起過Q男士的住處,就連Q這個人,也不知她聽沒聽人說過,但她憑著某種有根據的印象,一下子就「認出了他」……

 

 

 

             木馬文化/2003年10月1日

查閱基本資料


《五香街》,殘雪自己最滿意的小說代表作,是一部深入揭示中國人性思維的寓言小說,將人類內心的夢魘及陰影蒐集起來,披露人的虛無、世界的荒誕。

故事敘述發生在五香街的一段「姦情」,以及五香街居民的耳語、揣測,人與人間的試探和不信任。在這條街上,誰都不能相信誰,每個人的發言彷彿是尤涅斯科荒誕戲劇裡的表演;每個人,都是心靈幽暗處所操控的幽靈。

 

精彩內容摘錄   選自《五香街》〈關於X女士的年齡及Q男士的外貌〉

第一個對Q男士的外貌產生印象的是寡婦那位四十八歲的女友。她的印象是Q男士長得「毫無特點」(說到這裡她不屑地撇了撇嘴,還吐了一口痰),她「怎麼也記不住他的樣子」,「好像是個傻大個」,「反正再平常不過了」。她議論了這幾句之後,覺得有失尊嚴,立刻話鋒一轉,談起氣功的神奇作用來,一邊談一邊大甩腦袋,好像在趕跑某種「雜念」的騷擾。

從表面看來,五香街的女人們對Q男士的外貌是不會有什麼興趣的,更談不上仔細的觀察了,若直接問她們,便只有三個字:長得醜。那麼我們五香街的女人是從未正眼看過Q男士一眼的了?其實不盡然。因為搜集起來,幾乎所有關於Q男士外貌的零星形容詞和某種捉摸不定的語氣幾乎全是女性提供的。她們在說話時閃爍其詞,輕描淡寫,是不是正好說明她們對此類問題有極大的興趣和非凡的敏感呢?她們往往假裝心不在焉地提起一個話頭,然後繞一個巨大的圈子,再重新回到這個話頭上來試探對方,誘導對方說出自己心裡早就要說的東西,從而得到精神上的滿足。

我們五香街的女人全都擅長於此種談話的藝術。比如寡婦的女友,在大談了一通氣功之後,話題又涉及到人種學上面去了,並引用了一句民歌的歌詞:「江南的女子江北的漢。」直到對方心領神會,馬上接了她的話頭由江北的漢子扯到大個子男人的種種優點,最後,雙方圍繞Q男士的外貌這個問題含蓄地暗示來,暗示去,直講到太陽落山,天昏地黑,才依依不捨地分手。分手時樂陶陶地說道:「今天真是痛快淋漓的一天!」

第二個對Q產生印象的是一個長年臥床不起的跛足女性。此女子二十八歲,奇瘦,下陷的雙眼烏黑幽深,從早到晚不停地射出一種光,那種光隨時可以使年輕男人「倒退三丈」(寡婦語)。此女子在Q進入五香街的第一天看見他一次。

當時她正撩開床邊的窗簾(她的床自然是靠窗安放),而Q迎面走來,兩人打了個照面。女子使出渾身的解數,直勾勾地瞪住Q足有二十五秒鐘(她本人估計)。那Q男士先是一愣,用一隻手掌擋住她發射過來的那道光,但接下去並未「倒退三丈」,而是勉強向著女子一笑,隨即走過去了。女子「砰」地一下打開窗,放開喉嚨對著Q男士的背影淒厲地大喊:「一條狼狗!一條狼狗!請注意打雷了!」後來,跛足女子不無感慨地說,Q男士並不是長得像一條狼狗的那個傢伙,Q男士只不過是長得像一條鯰魚罷了,他的嘴角有兩條鬚,他刮鬍子時將它們一起剃掉了,只要注意觀察,還是可以看得出來。那個長得像一條狼狗的傢伙是多年前奪去她處女貞操的惡棍,而Q僅僅只是某個部位長得有點像他。正因為長得有點像他,所以她只要一看見他還是不由得怒火攻心,必定要起身惡罵一通,才能稍稍平息心頭之恨。

Q倒不是第一個長得像他的,這些年來,她罵過很多人了,她只有不停地罵下去,才能維持一種內心的平靜。講到這埵o又補充說:她之所以痛恨那條狼狗,奪去處女貞操倒不是主要的,最主要的一點是他竟敢在第一夜之後便「不辭而別」,單是這一點就足以使一個女子抱恨終生了。講到奪去處女貞操之惡行,只要他願意悔過,回來之後跪在她面前請求饒恕,她是可以考慮在某種程度上原諒他這一罪行的,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她仍然要與他保持一種拉拉扯扯的關係,經過那「令人心碎」的一夜之後,她倒是變得「心明眼亮」,「頭腦裡有條有理」了。難道她,好不容易戰勝了外部的與內心的壓力,成了一個類似鐵女人的人物,現在反而要走回頭路,去受第二遍苦?不!一切抱有這種幻想的傢伙都是打錯了算盤。跛足女子的描述並不能使事情有絲毫進展,因為她對Q的外貌的看法乃是長得像她從前某個可疑的情夫,別說她看沒看清Q,就是那個可疑的情夫,也是誰也沒見過,她本人也說不清是個什麼樣子。萬一是她無聊之中的捏造呢?抑或是她在混淆視聽,趁機抬高自己的身價呢?為什麼她連情夫的照片都沒撈到一兩張呢?(如有的話,她還不早亮出來了?)或者更壞,根本不存在什麼情夫,她當時之所以盯住Q,並尋釁取鬧,只不過是她獨特的調情、勾引的方式?(狐狸吃不到葡萄,就說葡萄是鯰魚。)假如真是這樣,我們五香街的群眾倒要慶幸Q並未上她的鉤了,畢竟和她勾搭比起和X勾搭來是更加噁心萬倍的事情。

 

▼ 相關閱讀:拒絕融化的殘雪

更多特賣讀書共和國